2021-01-12 20:16:12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湯立斌
核心提示:她死前一天在推特上寫道:“沒有什么能阻止我們。他們可以一再嘗試阻止,但風暴已經來臨,它將在不到24小時內降臨華盛頓……從黑暗到光明?!?/span>

參考消息網1月12日報道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月7日報道稱,國會騷亂中身亡女子是特朗普和“匿名者Q”組織鐵粉……全文摘編如下:

阿什莉·巴比特一直在為這一天做準備。上周,一位沮喪的朋友在推特上問:“我們什么時候才能走向勝利?”巴比特的回答是:“2021年1月6日。”

她的名字現在與這個日期聯系在一起,還有一段鏡頭不斷晃動的視頻。在視頻中,一群暴徒砸碎了通往國會會議廳的門廊玻璃。

人群最前面是巴比特瘦小的身影,她穿著雪地靴、牛仔褲,脖子上像系披風一樣,系著一面支持特朗普的旗幟。

“沖!沖!”她大喊著,接著,兩個男人把她舉到砸破的窗子邊緣。就在她把頭伸進窗框時,一名身穿便衣的國會警察開槍射擊,她倒在人群中。血開始從她嘴里涌出。

巴比特曾在空軍服役14年,經歷了兩場戰爭,死前住在圣迭戈郊區。退伍后的生活并不輕松。在核電站短暫從事保安工作后,她一直在經營一家泳池設備公司。

她在社交媒體上的大量言論,都是有關向特朗普總統表示祝賀、“匿名者Q”組織陰謀論以及激烈批評移民、毒品和加州民主黨領導人的言論。

她在推特上發布過一段視頻,向加州政客喊話:“你們拒絕選擇美國,而是選擇你們愚蠢的政黨,我對此感到厭倦。你們可以認為這是對你們的警告。我和美國人民。我厭倦了,我覺醒了,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與巴比特關系密切的人都震驚不已。她的丈夫、39歲的阿倫·巴比特在圣迭戈接受??怂闺娨暸_采訪時說,在槍擊發生前大概30分鐘,他曾給妻子發信息,但她沒有回復。

她的弟弟、32歲的羅杰·維特赫夫特說,巴比特沒有告訴家人她打算去華盛頓。但他對她參加抗議活動并不意外。

維特赫夫特說:“我姐姐35歲,她曾經服役14年——這相當于成年的大部分時間。如果你覺得你把人生的大部分時間奉獻給自己的國家,而你的聲音又沒有被聽到,這一定讓人很難接受。這就是她憤怒的原因。”

維特赫夫特說,巴比特有四個弟弟,他們在一個不關心政治的家庭長大。他們的父親從事商用地板行業,母親在學校工作。巴比特高中畢業后參加了空軍。

2004年至2008年在部隊服役期間,她認識了第一任丈夫蒂莫西·麥肯蒂并同他結婚。她在空軍安保部門任職,職責包括為空軍基地站崗,她被派駐過阿富汗和伊拉克。

她后來在空軍預備役和空軍國民警衛隊服役。在國民警衛隊時,她被分配到華盛頓附近的一支負責保衛這個城市的部隊。

巴比特于2016年退伍,退伍時的身份是空軍下士,級別較低,此時退伍距能拿退休金和其他福利的門檻還有好幾年。

但那時,她已經有了其他收入來源,在馬里蘭州的卡爾弗特·克利夫斯核電站當保安。據經營這家核電站的??宋髀」镜囊幻碚f,她從2015年到2017年在那里工作。

這名代表說,她就是在這里認識阿倫·巴比特的。兩人從這里搬回了她的家鄉加利福尼亞。搬到加州后,巴比特開始經營泳池服務和設備公司。

她的生意似乎舉步維艱。2017年,她申請了一筆高息短期商業貸款。后來的法庭文件顯示,這筆貸款的實際利率高達169%。

法庭記錄顯示,簽署貸款協議后不久,她就停止還款,只償還了6.5萬美元借款中的大約3400美元。貸款人把她告上了法庭。

巴比特的政治立場顯然是親特朗普的。在這家泳池設備公司門口,掛著一幅海報,上面寫著,這里是“沒有口罩的自治區,它有一個更響亮的名字叫美國”,在這里,“我們像男人一樣握手,像哥們兒一樣碰拳”。

她的弟弟說:“我姐姐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加州人。讓她憤怒的那些問題,也讓我們所有人感到憤怒。”

她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表明,她越來越相信“匿名者Q”組織的陰謀論,該組織聲稱2020年總統大選被一個崇拜撒旦的精英集團竊取了,只有普通人能幫助特朗普繼續擔任總統。

她在推特上轉發了一個帖子,聲稱會發動暴力起義,幫助特朗普連任。

她死前一天在推特上寫道:“沒有什么能阻止我們。他們可以一再嘗試阻止,但風暴已經來臨,它將在不到24小時內降臨華盛頓……從黑暗到光明。”

她的弟弟說,她對特朗普的事業充滿熱情,他認為她是在為美國人發聲。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