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智庫頻道>觀點·文章>“一帶一路”觀察>正文

以“一帶一路”教育合作助力國際教育援助

作者:史志欽(清華大學“一帶一路”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國際關系學系教授)、王墾(清華大學社會治理與發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教育一直是國際發展援助的重點關注領域。作為社會發展的基礎,教育問題是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在現代化過程中遇到的關鍵問題。對教育領域提供國際援助,是將先進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和教育技術帶入受援國。這既是關乎人才發展的國家重大戰略性問題,又是解決受援國經濟社會發展所遇人才缺失現象的發展性問題,還是涉及提高社會福利的社會公共服務領域的人道主義問題。近年來,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成為廣泛的國際共識,以“一帶一路”助力國際教育,不僅為國際教育援助注入新動能,也豐富了國際教育援助的內容,拓展了國際教育援助的新領域,開拓了國際教育援助的新模式。

中國是國際教育援助的貢獻者與合作者

國際教育援助主要是指國際組織或發達國家向欠發達國家和地區提供與教育領域相關的人力、物力、財力和技術支持。傳統的國際教育援助主要是以促進經濟發展為主導,通過政府間雙邊援助為主的模式展開,側重資金援助和硬件建設。從20世紀90年代后期起,在“滿足人類基本需求”的發展理念影響下,國際教育援助也逐漸轉變為以“以人為本”的人文主義發展為主導、援助形式多樣化、雙邊和多邊援助并重的全面發展的局面。

中國一直是國際教育援助的貢獻者和合作者。建國初期,中國雖然一窮二白,但是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與社會主義國家,在受到國際教育援助的同時也積極為國際教育援助做出貢獻,從早期接受來自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古巴、埃及等社會主義國家的留學生到不斷擴大派遣援外教師規模,持續為發展中國家培訓院校教師和專業技術人員。伴隨著80年代改革開放,中國對外教育援助規模逐步擴大,開始探索更加多元化的國際教育援助方式。自1981年起,中國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在20多年間通過發展中國家間技術合作,為發展中國家培訓技術人員6000多名。1996年起,中國與聯合國糧農組織合作在10多年間向非洲、加勒比和亞太地區22個國家派遣700多名農業專家和技術員【1】。進入21世紀,中國“正在成為國際教育援助的新興力量”【2】。2005年中國政府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高層會議上莊嚴承諾,將繼續“擴大發展中國家校長、教師來華培訓規模,向教科文組織非洲能力建設中心和女童婦女教育中心提供100萬美元援助以資助相關研究,為發展中國家援助100所農村學校,并向發展中國家增加中國政府獎學金名額”。2010年,教育部發布《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提出“加大教育國際援助力度,為發展中國家培養培訓專門人才”。教育國際援助已成為中國國際交流與合作的重要方式。

2017年5月,習近平主席在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桌峰會上的開幕辭指出,“讓廣大民眾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主力軍和受益者”。推進“一帶一路”教育共同繁榮惠及民眾,既是加強與沿線各國教育互利合作的需要,也是推進中國教育改革發展的需要。伴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快速推進,“一帶一路”教育援助合作作為共建“一帶一路”的先導與基礎正在快速發展。“一帶一路”以促進沿線各國實現共同發展為目的,也為區域教育開放、交流、融合提供了契機。“一帶一路”教育援助合作既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又為“一帶一路”提供了基礎人才支撐。2016年,中國教育部印發《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的通知,使“一帶一路”教育合作成為中國國際教育援助全面升級的標志,是中國更好地承擔應盡的國際責任和義務的體現。中國愿意通過國際教育合作,以互聯互通作為基本要件,以共商、共建、共享作為基本原則,通過共同構建多元化、具有彈性的教育合作機制,滿足“一帶一路”國家的各方教育互利合作需要,促進共同的教育發展。

通過共建“一帶一路”,推動國際教育援助互聯互通

傳統的國際教育援助往往因援助方與受援方地位不平等造成援助效果欠佳。“一帶一路”倡議由中國提出,旨在通過互聯互通打造世界發展的共享平臺,該倡議也同時尋求經由互聯互通助推國際教育援助補缺、提質、升級。“一帶一路”教育合作立足于“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通過開展教育互聯互通增進各國間了解,打造教育合作平臺,促進語言互通,以雙向溝通的模式,為國際教育援助提供了良好契機。

一是加強教育政策溝通,推動學歷互認。“一帶一路”在充分溝通的基礎上,尊重所有參與國的意見,在“共商”的基礎上為實現教育互聯互通提供頂層設計。主要做法是簽署雙邊、多邊的教育合作框架性協議,制定沿線各國教育合作的國際公約。通過推動學歷學位認證標準,為教育互通提供政策保障,讓各國學習者及專業人才進行跨國流動成為可能。目前中國已與24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訂了學歷學位互認協議,并覆蓋了南亞、東亞及北非等國。中國教育部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波黑、愛沙尼亞、老撾等國教育部門也簽署了教育領域合作文件。

二是打造教育合作平臺,暢通教育合作渠道。打造“一帶一路”合作教育及科研平臺,為教育互聯互通提供實施條件。鼓勵打造國際聯合實驗室及研究中心,充分發揮“一帶一路”各國教育的優勢進行互補,打造高層次的“一帶一路”學術交流平臺與國際技術轉移中心。通過學校間的多層次、全方位的合作,推進“一帶一路”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享,應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重大機遇和挑戰。目前中國科技部已與烏茲別克斯坦科學技術署、烏拉圭教育文化部、南非科技部、以色列科技部、馬耳他科學技術理事會、印尼研究技術與高等教育部簽署成立聯合研究中心、聯合實驗室的合作文件。

三是強化語言教育,促進語言相通。中國政府對外通過吸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公派留學和開設孔子學院為契機推廣漢語學習,積極利用政府間交換項目,拓展高層次語言人才的培養;對內發揮高校尤其是外語院校優勢,培養精通沿線國家語言的人才,支持更多社會力量在語言合作與語言傳播中做出更為重要的貢獻。相較2016年《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印發前,2018年底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總數增幅約為60%?!?】北京外國語大學已規劃到2020年開設所有與中國建交國家的官方語言,其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語種是重點,借以打通民心相通的“痛點”。

四是推進民心相通項目建設。積極提供資金讓受援國開展研究課題,增進受援國對中國發展模式、教育文化等方面的理解。積極開展國別和區域研究,加強與對象國合作開展區域性研究,促進區域一體化。迄今為止,中國教育部已設立42家國別和區域研究培育基地。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系于2012年設立“發展中國家博士研究生項目”,旨在培養精通發展中國家政治、經濟、社會的專業人才。同時通過人文社科領域科研交流等形式,加強國家間的相互理解和認知。為讓教育互聯互通真正落地生根,不同單位相繼舉辦系列“一帶一路”青年論壇,舉辦“一帶一路”青年創意與遺產論壇、青年學生“漢語橋”夏令營等活動。在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中國提出將繼續實施中非高校“20+20”合作計劃,完善中非高校交流合作平臺。

通過共建“一帶一路”,完善國際教育援助人才培養體系

“授人以漁”是中國國際教育援助的基本目標,中國政府希望國際教育援助“幫助受援國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經濟上獨立發展的道路”。“一帶一路”國際教育援助通過完善人才培養體系,為“五通”提供人才支撐。中國教育部2016年發布的《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確定了包括留學推進、合作辦學、師資培訓、人才聯合培養的“四個推進計劃”,為沿線國家培養了更多從事教育領域的人才,并從“授人以魚”到“授人以漁”實現教育援助升級。主要成效為:

一是以留學推進計劃為基礎,推進合作辦學。中國政府對內以設立“絲綢之路”政府獎學金為引領,每年向沿線國家提供1萬個名額,為沿線國家培養行業領軍人物和優秀技能人才。同時,積極提升中國自身接收留學生水平,為“一帶一路”國家提供良好的留學場所。對外,推動更多中國留學生去往“一帶一路”國家留學。2017年,中國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留學人數為6.61萬人,比上一年增長15.7%,超過了整體出國留學人員的增速。在相互合作中,中國也積極推進合作辦學計劃,引導高校集中學科優勢、職業院校配合基礎設施建設相關企業,以服務當地為原則,積極探索開展境外辦學。截至2016年底,中國已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舉辦了37個辦學項目。其中廈門大學的馬來西亞分校吸引了來自22個國家的4000多名學生。

二是加強師資培訓計劃,推進人才聯合培養。傳統國際教育援助的目標在于直接讓受援國民眾獲得教育的機會和先進的知識技能,但“一帶一路”教育合作重視對受援國教師的培訓。通過加強“絲綢之路”教師交流,全面提升“一帶一路”國家教師水平更加符合“授人以漁”理念。具體而言,包括在教學人才培養過程中發揮中國教育比較優勢,建設“絲綢之路”中小學教師培訓基地。積極推動學校管理層進行交流訪問,注重推進沿線國家間的研學活動,鼓勵高等院校在各國發展急需的專業領域聯合培養學生。通過教育部的“四個推進計劃”,“一帶一路”國際教育合作已全面覆蓋人才跨國培養。

三是鼓勵企業參與,嘗試多元化對外教育援助途徑。根據雙方國家的自身優勢和發展需求,通過企業間合作加強對外職業技術教育合作逐漸成為“一帶一路”教育合作的重要模式。以“魯班工坊”項目為例,中國中高等職業院校聯合發展中國家職業院校開展合作,旨在為“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和本地企業培養職業技術人才。目前已經在泰國、印度、印尼、巴基斯坦、英國等多國成功落地。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提出將在非洲設立10個“魯班工坊”。除此之外,中國還在不斷加大通過多邊渠道提供教育援助,例如中國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立的援非教育信托基金項目。

通過共建“一帶一路”,健全國際教育援助機制

“一帶一路”教育合作體制是對中國國際教育援助機制的全新升級。在國際教育援助中受援國與援助國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通過“一帶一路”人文交流高層磋商機制,共同商量共同決定“一帶一路”教育合作的宏觀計劃,并設立標準保證“一帶一路”教育援助順利推進。

首先,加強“絲綢之路”人文交流高層磋商,推動國際教育援助多邊化發展。教育援助執行鏈條多為供需關系,也就是援助國就受援國提出的需求做援助判斷。而教育合作是在各國高層對總體布局、合作機制、相關協作機制進行充分交流和商定之后共同推進的行動,同時提供教育保障體系以及跨境教育質量監督機構保證國際教育援助保質完成。近年來,中國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供的教育援助顯著增長。國家間開展教育援助主要是依托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學聯盟、大學校長論壇等專業教育領域平臺,但“一帶一路”教育合作力圖發揮更多非教育領域的國際平臺作用,增加教育合作的新內涵,如中非合作論壇、中阿合作論壇、亞太經合組織、東亞峰會、上海合作組織等。

其次,實施“絲綢之路”教育援助計劃,促進國際教育援助有效性提高?!锻七M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要求,繼續發揮教育援助在“南南合作”中的重要作用,加大對沿線國家尤其是最不發達國家的支持力度?!?】“一帶一路”所涉的國家遠遠超過了中國對外援助的國家范圍,為此中國對外援助事業實現了體系升級,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應運而生。該機構負責制定包括國際教育援助在內的國際援助戰略方針、政策,統籌協調各部門援助工作,監督并評估對外援助項目。國際發展合作署既有利于中國對外援助更有效率、更有效益,也有助于促進共建“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全球治理。教育援助工作作為對外援助工作的重要一環,是開創教育對外開放的途徑之一?!?】現階段通過對“一帶一路”援外培訓方式進行改革,將更好地服務共建“一帶一路”的需求。

第三,多渠道、多元化籌集教育援助資金,擴寬國際教育援助參與主體。國際教育援助資金總額雖在不斷增加,但仍然不能滿足全球教育領域發展的需求。據英國發展委員會統計,即使世界各國的官方教育援助支出再上升5%,2020年中低收入國家的教育外部融資缺口依然達到100億美元,2030年將超過200億美元?!?】國際教育援助面臨融資難、渠道單一的困難。面對這一困境,中國政府承擔國際責任,提升國際教育援助金額,加大援助力度。中國在“一帶一路”教育合作中積極引導地方政府、高校與民企參與,通過擴大主體的方法解決或彌補受援國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地方政府和高校也在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國際教育援助合作,助力人才培養。自2016年起,教育部已和18家省、市簽約,基本形成省部推進“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網絡,其中10個省份已經在對外教育合作中小有成績。

結語

總之,在新中國成立后的大半個世紀里,中國作為曾經的受援國到現在的援助國,根據國際教育援助的規則及自身經驗,秉持“一帶一路”建設共商共建共享原則,通過互聯互通合作將傳統的單向傳播教育援助模式升級為雙向溝通的教育合作模式:國際教育合作中的援助國既是援助的提供者,又是受援國教育發展的合作者與受益者,更是國際教育事業的推動者。我們相信,“一帶一路”國際教育合作作為共建“一帶一路”的基礎與先導,致力于推動民心相通,為各國發展提供人才支撐,勢必將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實現共同發展,并為國際教育援助事業提供新的動力和活力。(本文是國家社科基金重大研究項目《“一帶一路”建設面臨的主要風險及應對研究》(課題號18VDL05)階段性成果。)

 

注釋

【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的對外援助,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28頁。

【2】美國官員:中國正在成為國際教育援助的新興力量,中國政府門戶網站,2005年11月29日http://www.gov.cn/zwjw/2005-11/29/content_112484.htm

【3】國家漢辦:孔子學院2018年度發展報告http://www.hanban.org/report/index.html。

【4】教育部:教育部關于印發《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的通知,教育部官網,2016年7月15日http://www.moe.gov.cn/srcsite/A20/s7068/201608/t20160811_274679.html

【5】中共中央、國務院:國家教育現代化2035,中國政府網,2019年2月23日http://www.gov.cn/zhengce/2019-02/23/content_5367987.htm

【6】House of Common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DFID's work on education: Leaving no one behind? First report of session 2017-2019, https://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cm201719/cmselect/cmintdev/367/367.pdf

凡注明“來源:參考智庫”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熱文推薦
太阳城网上棋牌下载 北京快乐8上下盘走势图 老快3投注代购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群190380 一波中特规定 重庆时时彩宝典官方下载 极速赛车七码死公式 幸运快三稳中计划手机软件 44期一码中特 亿客隆 篮彩技巧让分胜负 平特肖中奖几率 ds视讯真假 国外高频彩开奖查询 江西快三专家预测